文案
漆黑的夜空不见一颗星辰,绝望的牢笼像魔鬼的利爪般囚禁着我的身体,我的翅膀划过逼仄的天空,蓦然窥见一丝明亮的火光,我义无反顾的扑上去,纵然这火会将我湮灭……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漓洇,白笙 ┃ 配角:漓寂 ┃ 其它:

  总点击数: 17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66,51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71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飞蛾

作者:逸枫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昏暗的房间内。
      女子静静的垂首而立,脸庞隐匿在刘海的阴影中看不真切,但是紧攥的双拳以及微颤的躯体显示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桌后的男人双腿交叠,慵懒的靠在椅子背上,右手食指扣在光滑的桌面上,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他的眼睛却像鹰隼般尖利,上下打量着桌前的女人。在一段令人窒息般的沉默之后,男子唇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你想退出夜刹,是为了那个男人吧?!迸松硖遒康匾唤?,抬眼看向男人:“义父!与他无关!是我自己不愿意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呵,伤天害理?”男人嘲讽般打断了女人的话,将翘起的腿放下,起身走到女人身前,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将女人纤细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男人俯下身,将唇贴近女人的耳边,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到:“漓洇,这是你的命,你逃不掉的?!庇锉?,轻笑一声,而后抬步走出房间。随着房门啪嗒一声关上,女人僵直的身体瞬间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苍白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胸前的衣襟,发出一阵痛苦的喘息,眼泪顺着瘦削的下颌不断流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房间的光线愈加阴暗,似一座黑暗的牢笼,将女子削瘦的身体牢牢困于其中,打不毁,冲不破。女人将身体蜷缩在一起,似乎这样就能给与自己些许温暖。
      两年前。
      “来人啦,抓小偷!你给我站??!来人啊……”原本还算安静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两个少女的尖叫声,她们身着中学校服,拖着鼓鼓的书包,啪嗒啪嗒的追逐着前方正在狂奔的一个瘦猴般的男子。正在街边行人还怔怔地未反应过来之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从两个少女身边飞快的掠过,直追前方男子而去。那瘦猴般的男子一路狂奔气喘吁吁的回头,就见两道身影直直的向自己扑来,两只手同时抓住了手中的钱包,两只手各自的主人同时一愣,目光顿时相交。那男子情急之下,趁机从怀中抽出一把刀,向两人捅过来?!靶⌒?!”白衣男子眼角闪过一道白光,瞬间发出一声警告,黑衣女子蓦然旋身,与白衣男子同时将盗贼手中的小刀踢飞,而后一左一右将盗贼手臂拧压在身后,将其制服。二人干净利落的身手将路边行人瞬间折服,爆发出一阵叫好声。两个少女这才气喘吁吁地赶来,捡起掉落在地的钱包,而后向两人不住地道谢。待巡警将盗贼带走之后,黑衣女子正欲转身离开,白衣男子却叫住了她,伸出右手,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好,我叫白笙?!?br>  漓洇清冷的眼眸低垂,看着眼前伸出的手,而后目光移至男人阳光般的笑容上,眼底闪现出一丝迷惑。漓洇的表现令白笙尴尬的收回右手,掩饰般的哈哈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将原本还算整齐的头发抓的乱七八糟,头顶还翘起了一缕呆毛,使他本来俊朗的脸登时显出些许傻气。漓洇见此忍俊不禁,精致秀美的脸上溢出一丝笑意,微挑的眼尾勾出一抹潋滟的水光,她伸出右手:“漓洇?!卑左贤爬熹赖男ω?,手足无措的握住面前白皙纤细的手,嘴里喃喃到“你好……我,你……”漓洇看着面前高大阳光的男子呆呆的啥样,唇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大。温暖的阳光在两人身上撒下一缕金色轻纱,这热度似乎能将一切冰冷的东西融化。
      从那天之后,白笙经常约漓洇出去玩,爬山,喝咖啡、逛街、看电影,这些普通人经常做的事情对于漓洇来说却是从未有过的新鲜经历。而白笙就像一团热情的火焰,潜移默化的也逐渐温暖了漓洇冰冷的精神世界。但是他们最爱去的地方,却是孤儿院。带着几包糖果或几个玩具,就能看到孩子们开心的笑容。漓洇从记事起就住在孤儿院里,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没有甜美的糖果,没有松软的蛋糕,更没有父母的爱。虽然孤儿院的生活条件不是太好,但仍旧是漓洇儿时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那时没有无尽的黑暗,没有残酷的训练,没有嗜血的杀戮,更没有那个恶魔般的男人。然而有一天,那个男人出现,带走了她。从此之后她的世界中再无一丝阳光。属于她的只有没有尽头的训练:格斗、枪法、刀法……陪伴她的只有冷酷的教官与冰冷的武器,无尽的伤痛以及永远的绝望。在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她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不知自己为何而生,没有未来。
      夜刹是一个杀手组织,其中的大部分杀手都是孤儿院的孤儿,夜刹在他们成年前对这些杀手进行各种残酷的训练,待他们成年之后,就会成为真正的杀人武器。而漓洇是他们中最优秀的那个,因此被夜刹的老大漓寂收为义女,即便如此,她本质上与其他杀手并无不同,反而会受到更加残酷的训练。但不知为何,自成年后漓寂还从未让她出过任务,她却莫名送了一口气。因为她身处黑暗,鲜血与杀戮中十几年,早已看够了这些,所以在触及到一丝光明与温暖时便将其紧紧抓住,而白笙,他正义、开朗、阳光、热情,就像一缕阳光,照进她阴云密布的内心,更像一团火焰,将她内心的坚冰一点点融化。漓洇和白笙的感情水到渠成,他们在一起了。
      夜色如水。
      漓洇偏头看着身侧高大阳光的青年,感受着与她十指紧扣的手掌温度,抿唇一笑。白笙低头看向漓洇,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显得傻乎乎的。漓洇斜睨了他一眼,“傻样?!鄙咸舻难畚补闯鲆荒ㄤ蜾俜缜?,鸦羽般的睫毛像小刷子一般在白笙的心底扫啊扫,痒痒的。白笙忍不住低头轻吻身旁爱人的额头,是那么的温柔缱绻。两人相视一笑,转身离去,但是他们没有发现,路边一辆黑色帕加尼后车窗缓缓降下,一个俊美的男人近乎冷漠地看着两人渐渐消失的背影,眼底的墨色浓郁到可怕,右手食指屈放与腿上轻轻敲打,良久,男人眼睛微眯,双手交叉,像是做好了什么决定,“回去?!背盗净夯浩舳?,渐隐在漆黑的夜色里。
      西山别墅。
      令人压抑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别墅,漓洇走至前厅之时,看到了端坐在沙发上的俊美男人,漓洇心底一颤,面上却毫无波澜?!耙甯??!崩熹Φ纳舻炱?,转身准备上楼。男人见此脸色愈发阴沉,“回来?!崩熹λ人布浣┲?,背后继续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转过来?!蹦腥说纳羲坪鹾廖奁鸱?,但漓洇却知道身后的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可怕,他的手中又沾染了多少鲜血,他是一个魔鬼,一个恶魔!漓洇转过身来,垂眸看向地板,不发一言。漓寂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洇儿,去哪儿了?”漓洇隐藏在衣袖下的手指紧紧攥起,“我……去散散心……”漓寂笑意渐浓却不达眼底,“哦?”漓洇心里咯噔一下,将唇紧紧抿在一起,沉默不语。
      漓寂见此轻笑一声,倏地起身,高大的身体将漓洇迫至墙边,抬臂将其困在自己的身体与墙壁之间,而后低下头,将薄唇贴在漓洇耳边,轻声道:“那个男人是谁?嗯?”漓洇蓦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义父?!”怎么会,他怎么会知道白笙的存在?!“洇儿,那个男人我看着很不爽呢,你说,我要不要——”漓寂的声音很轻,但在漓洇耳中却如同□□般,几欲将她炸的尸骨无存,“放过他,义父!不要伤害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饶了他?!崩旒爬浜咭簧昂?,放过他,可以啊,不过洇儿,你该出任务了……”漓洇闻言,痛苦地闭上眼睛,不要,不要,她不要堕落为沾染鲜血的杀手,但是白笙,怎么可以放弃白笙,放弃她的阳光,她的救赎……白笙,白笙,白笙,她在心底默念白笙的名字,眼前似乎浮现出白笙阳光的微笑,在暖阳的逆光中,白笙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容,向她伸出右手,“你好,我是白笙?!?br>  漓寂俯身看着漓洇痛苦的神情,笑的开心,他早就知道的,漓洇她多么厌恶夜刹,多么厌恶杀戮,多么厌恶被自己牢牢困住,多么想逃离他……“任务还是他,你怎么选呢?嗯?”男人灼热强势的气息拍打在漓洇的脸上,她却已然毫无所觉。良久之后,漓洇听到自己仿佛已然失去灵魂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选任务?!倍笪蘖Φ匾锌吭谇缴?,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漓寂原本勾起的嘴唇瞬间抿成一道直线,眼底的暗色浓郁的似要将一切都能吞噬,按在墙壁上的手指狠狠攥起,“洇儿,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男人闭眼隐去眸底的疯狂,转身离去。漓洇的身体顺着墙壁缓缓滑下,唇角勾起绝望的笑意,那笑溢满了浓烈的悲哀?;故?,躲不掉啊,这可悲的命运,她漓洇终将没有了回头路了,她现在只有白笙了,她此生唯一的救赎……
      两个月后。
      “呕——”漓洇飞快的冲进洗手间,不住地呕吐着,恶心,反胃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身体。漓洇脸色惨白,脸上泪水斑斓,她跌坐在马桶旁边,看着自己白皙纤细的双手,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这双手终究还是脏了,终究还是染上了鲜血,她的灵魂彻底污黑,成为地狱中的魔鬼,深渊里的恶魔。她永远忘不了那沾染在手指上的湿热黏腻的触感,忘不了那人濒死之时绝望又怨毒的表情,那将会日日夜夜拷问着她的灵魂。
      “叮咚?!笔只迳蝗幌炱?,漓洇一怔,而后颤抖着手取出手机,却由于手不稳啪嗒一声掉在一边,漓洇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望着来电显示的名字,手指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握住手机,待她按下接听键听着白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泪水终于滴答滴答地落下,“白笙,白笙,我好难受,救救我,救救我……”漓洇痛苦的喘息传至电话那头,白笙原本欢快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宝贝儿,你怎么了?!别怕,我马上去接你!”十分钟后,白笙就到了,将其接到自己家里。等漓洇缓过劲儿时,她发现自己倚靠在白笙的怀中,整个人被白笙温暖的气息包裹着,逐渐放松下来。白笙宽厚的手掌轻轻包缚着漓洇的手,缓缓询问到:“宝贝儿,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吗?”漓洇后背一僵,片刻后转身面对着白笙,深深的望着对面的男人,白笙,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和你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你还会这样爱我吗?漓洇将脸埋进白笙颈窝,悲哀的声音轻轻传出:“白笙,我现在只有你了,千万,千万不能不要我啊?!碧隼熹ι糁械耐纯?,白笙搂着她的双手愈发紧了紧,眼底一片坚毅:这是他的宝贝儿,他的爱人,他一定会好好?;に?。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白笙看到来电显示后眉头一皱,漓洇直起身子道:“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白笙轻轻抚摸一下漓洇的头发,接通了电话,但随着电话那头的话语,白笙的面色渐渐严肃起来,“好的,我马上就到?!被氨瞎业舻缁?,低头对漓洇愧疚一笑,“宝贝儿,我要去加班,你先睡,好不好?”“这么晚还要加班啊……”漓洇心中有些许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白笙倾身将漓洇打横抱起,轻轻地将她置于卧室的床上,并帮她把羽绒被掖紧。漓洇睁大眼睛望着白笙,眼尾由于刚刚哭过染上一抹薄红,莫名有种可怜巴巴的感觉,白笙俯身在漓洇额头上印下轻柔的一吻,“乖,睡吧?!崩熹φUQ?,乖乖地点点头,白笙这才转身匆忙离去……
      刺耳的警笛声划破夜的宁静,郊区某间别墅外已经拉上警戒线。白笙将车停在附近,刚刚下车,小王就冲了过来,“白sir!”白笙一边接过小王递过来的手套,一边抬手越过警戒线。白笙皱起眉头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小王回道:“报案的是死者的妻子,她说死者今天心情不好,对她说要在书房办公,不要去打扰他,一直到今天晚上,她担心丈夫一天没有吃饭,于是去敲书房的门,却没有回应,这才觉得不对劲,等打开书房的门后,发现死者已经死亡。对了,书房的门是反锁的?!薄胺此??”“是,初步估计杀人者是从书房窗户进出的?!薄笆榉吭诩嘎??”“白笙转头看向小王,小王苦笑一声:“在三层,并且死者额心中弹,一枪毙命,因此,这次极有可能是专业杀手作案?!毙⊥趿熳虐左仙系饺ナ榉?,开始检查案发现场……
      “不要,不要——!”漓洇猛然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周身被白笙的气息包围着,才慢慢平静下里,转头看一下时间才5点,却已然睡意全无,也不愿意再去面对睡梦中令人窒息般的恐惧感,她缓缓起身,洗漱一番,翻了翻冰箱开始做早餐。白笙打开大门回来,看到厨房忙碌的身影先是一愣,而后唇角勾起幸福的微笑,径直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漓洇的腰,把漓洇吓了一跳,却在被安心的气息包围之时放松身体,靠在背后男人宽阔的胸膛上?!盎乩戳??!崩熹︽倘灰恍?,白笙拿下巴在漓洇颈窝轻蹭:“宝贝儿,有你真好?!崩熹ξ弈蔚耐仆扑?,“好啦,不要撒娇了,把早餐端出去准备吃饭了?!薄昂玫?,宝贝儿?!卑左嫌衷诶熹α臣丈贤底咭晃?,然后飞快地将早点端出去摆在餐桌上。漓洇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脚走出厨房,两人一起吃完早餐,漓洇起身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询问,“昨天晚上加班很累吧,要不要进房休息一下?”白笙摇头,“不行呢,等会儿还要再去一趟案发现场——”“啪嚓”漓洇手上一抖,瓷盘在地上摔得粉碎,“你是警察?!”漓洇眼眸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白笙。白笙怕碎瓷片伤到漓洇,连忙走过来蹲下收拾,“怎么这么吃惊啊,我难道不像警察吗?”漓洇低头看着蹲着处理碎片的白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与哀伤,“没什么,就是有点没有想到?!蹦阍趺?,偏偏是一名警察呢。难怪白笙的身手这么好,难怪白笙他这么正义这么善良,难怪,自己会爱上他。
      杀手,警察,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无法脱离的宿命,无法自拔的爱情。
      自第一次任务后,每隔一段时间,漓寂总会让漓洇抉择,到底是选任务,还是白笙的命,漓洇别无选择。越是了解白笙的正义与光明,愈发唾弃这样沾满鲜血的自己,这么肮脏的自己,如何配的上白笙?十几条鲜活人命的重量几乎将漓洇整个人压垮,她夜夜都睡不好觉,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白笙看到她这样,心疼但却没有办法,因为漓洇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像他敞开心扉,每次他开口询问,却只能得到沉默的回答??銮?,最近的十几起毫无突破的命案也让白笙分外苦恼,同样的一击毙命,同样的作案手法,让他们警方不得不怀疑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但是这些死者之间却似乎并无关联。几乎一心扑在案件上的白笙没有看到漓洇眼底积聚渐深的痛苦与绝望。
      “义父,请,放过我?!崩熹Φハス蛟谀腥私畔?,垂下眸子掩住眼底的悲哀。漓寂伸手抬起漓洇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手指用力几欲将其捏碎,眼底一片漆黑,“你,就,这,么,爱,他!”漓寂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却对上漓洇不躲不避的目光,她苍白着脸,却仍旧坚定的回答:“是,我爱他?!崩旒旁究∶赖牧痴鹄?,散发着满满的恶意:“好啊,完成最后一个任务,我就放你离开?!倍蠼熹莺菟?,起身离开。漓洇重重地跌倒在地上,眼睛却微微亮起,白笙,等我,等我……她没有看到,漓寂临走前的眼神,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可怕。
      漓洇纵身一跃,翻过别墅的围栏,而后旋身轻巧地落地,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她急速穿过一片枫树林,鲜红的枫叶无端的衬出一股不祥,漓洇的脚步不断地加快,内心的激动将要溢出,就要快了,很快,她就能和白笙自由自在的在一起了,再也不会有黑暗与阴霾,再也不会有悲伤与绝望了……漓洇猫着腰贴近窗口,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巧的□□,正欲抬手瞄准目标,眼角却反射出一个红点,危险!漓洇的瞳孔瞬间急剧收缩,下一秒就翻身跳下窗台,“砰!”头顶传来一声枪响。怎么会这样!漓洇一边飞速窜进?;?,一边思索,耳边却传来警笛的声音,怎么会!漓洇的脸色瞬间惨白,怎么会有警察!
      枫树林外。
      白笙冷厉的目光望向逃进树林中的背影,“把树林围起来!”“yes sir!”警员们瞬间行动,白笙带着一队人分头冲进树林。漓洇倚靠在一棵枫树上,平息着急促的喘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知道自己这次任务的只有漓寂一个人,他真的是要自己死啊。只是不知道白笙他,想到这儿,漓洇的眸子瞬间睁大,白笙他不会就在……就在此时,漓洇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放下武器,举起双手,出来!”漓洇痛苦的闭紧双眼,再睁开时,眼底一片决绝,眼角渐渐湿润,她取出弹夹,将里面的五发子弹全部取出握在左手掌心,然后从树后闪身而出,两人顿时正面相对。白笙看清对面的人顿时目眦欲裂,“洇洇!怎么会是你!”
      漓洇深深地看着白笙,“是我?!薄安豢赡?,不可能的!”白笙赤红着双眼,举枪的右手不住地颤抖,他拼命摇着头,试图否认眼前的一切,他善良的洇洇,他最爱的宝贝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十几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呢!他不愿意相信,他不相信!
      漓洇的唇边勾起一抹绝望的笑容,“白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要,杀了我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白笙仍旧不愿意面对这一切。
      漓洇惨笑:“为什么呢?呵,大概是命吧。白笙,你要么放我走,要么杀了我,你会,怎么选择呢?”
      白笙怒吼,“不,不行,我是警察,我是警察,我不能放你走!不可以……”“那你就开枪杀了我!”“不,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不能失去你洇洇,洇洇……”白笙的声音不住地颤抖。
      漓洇的眼泪顺着脸颊静静流淌,“白笙,我一直想问你,你的职责和我,你到底选择哪一个?”
      “我——”白笙怔怔地呆立在原地,眼神纠结而痛苦的凝望着漓洇,“跟我回去自首吧,洇洇,不论多久我都会等你?!?br>  闻言,漓洇悲哀地笑了:“我懂了?!倍笤敬乖谏砼缘挠沂纸酢趸夯壕倨?,瞄准了白笙。
      白笙握住□□的右手不住地颤抖:“洇洇,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漓洇的眼神慢慢冰冷下去,右手食指渐渐扣紧扳机?!芭榕椤绷缴瓜?,“不——!”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漓洇低下头似悲哀亦或似讽刺般的,看着胸口绽放的鲜红,而后身体无力地倒下。白笙疯狂的扑过去,接住漓洇的身躯,手掌慌乱地捂住漓洇胸口的伤口,但是血却仍旧止不住地涌出,“怎么办,怎么办,洇洇,洇洇……”白笙口中发出阵阵哀鸣,像一匹绝望的孤狼,却挽救不了伴侣即将逝去的生命。
      漓洇急促的喘息着,望着紧紧抱着自己的男人,眼底一片释然:“白,白笙,我终究是,不愿,不愿伤害你,我,爱,爱——”手臂吃力的抬起,似要抚摸白笙的脸颊,她眼前似乎浮现出白笙阳光的笑容,一如初见时的模样。但却终究无力地滑下,五枚子弹叮叮当当的滚出手心,白笙呆呆的看着这几枚子弹,终于滚烫的泪水啪嗒啪嗒的落在漓洇渐渐冰冷的脸颊上,但却再也暖不热了。早就寻来的警员们静默地守在他们的周围,俱都泪水迷蒙了双眼。
      十天后。
      小王手里紧紧捏着什么,脸上一片肃然,但眼底的神色愈发坚定,他正欲抬手敲面前的房门,却听到房内一阵丁丁当当的凌乱声响,他生怕房内发生了什么,砰的一声将房门踹开,一股浓烈的酒气顿时铺面而来,屋内杂乱的堆满酒瓶,一道颓然的身形胡乱的倚靠在沙发角下,衬衫扣子系的歪歪扭扭,发丝凌乱,下颚一片青色,男人一手紧紧抱着一个匣子,一手握住酒瓶狠狠灌下去,眼神混乱却温柔地望着怀中的匣子,口中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小王皱了皱眉头,眼底闪出一丝不忍,他俯身想要抽走男人手中的酒瓶,却被男人狠狠推开,“滚开,不要碰我!我要喝酒,嗝,我要喝酒……”说罢,仰头将酒液全部灌下喉咙,然后将喝空了的酒瓶甩开,又在地上不住地摸索,“酒,给我酒,酒呢,酒呢?”小王止住被推的后退的身形,看着地上这个颓废的男人,上前恨铁不成钢的一掌打在男人脸上,力道大的将男人掀翻在地,男人仰面倒在地上,却抱着怀里的匣子不放,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给我酒……”小王气急,指着男人怒吼:“喝!喝死你又有什么用!能把嫂子喝回来吗!白笙你这个懦夫,只知道喝酒逃避!你知不知道嫂子为什么会杀那么多人?她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究竟付出了什么!你喝死了,她的仇谁去报!”小王将手中的本子狠狠砸到白笙身上,瞪了一眼地上终于安静下来的男人,转身离去。
      片刻后,白笙缓缓坐起,捡起身上的本子,在看到第一页熟悉的字迹时,布满血丝的双眼瞬间僵住。只有四个字:吾爱白笙。白笙痛苦的闭上眼睛,眼底一片湿意。
      2004.1.16 晴
      孤儿院的阿姨告诉我今天六岁啦,小朋友们都很好,开心。
      2004.2.1 阴
      我被一个叫漓寂的男人收养了,但是他真的非常非常的可怕。
      2004.3.12 阴
      被抓回来了,血,红色的,疼,谁能救救我
      2004.12.31 阴
      救救我
      ……
      2013.8.3 阴
      我成了夜刹最优秀的一个杀手,夜刹成年后才会出任务,我不想杀人,但我逃不出去,谁能救救我
      2013.9.17 阴
      那个男人认我为义女,但他看我的眼神我真的很恐惧,救我
      2015.1.18 阴
      厌恶夜刹,厌恶杀戮,更厌恶那个男人
      2016.1.16 大雨
      我成年了。我不要杀人,我不要,不要,不要……
      2016.2.20 晴
      今天遇见了一个男人,他叫白笙,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像是一个小太阳。
      2016.4.8 晴
      越是相处,越是被他吸引,他太阳光开朗了,是第一个使我感受到光明的人。也许愈是深陷黑暗泥沼的人,愈是向往光明。但我怕如此黑暗的我将会被这光明灼伤。
      2016.4.16 晴
      我们在一起了。我第一次感觉到快乐。
      2016.6.12 阴
      漓寂发现了我和白笙的关系,他很生气,他想杀了白笙。我绝对绝对不会允许他伤害白笙,但是我却无法反抗那个可怕的男人,他让我在任务和白笙之间做出选择,白笙,白笙,我该怎么办……
      2016.7.1 大雨
      我终归还是逃脱不了我的宿命,我的手终究还是脏了,但是白笙,我不能失去他。
      2016.7.2 大雨
      白笙竟然是警察!怎么会这样!
      2017.7.16 大雨
      我是魔鬼,自我手中结束的生命越来越多,我真恨不得自己去死!
      2017.10.24阴转晴
      义父答应我,只要再接最后一个任务,我就能退出夜刹,我就要自由了,我马上就能脱离黑暗,永远和白笙在一起了。
      日记到此戛然而止,白笙捏住日记的手指因为用力变得泛白,而后再也忍不住,泪水奔涌而出。他搂紧怀中的匣子,喉间发出声声哀鸣,“宝贝儿,宝贝儿……”他从来不知道漓洇对他的爱竟然这么深沉,从来都不了解她究竟承受了什么,又放弃了什么。漓洇的爱就像黑夜中的飞蛾,义无反顾的扑向光明,即便是粉身碎骨彻底湮灭。
      两天后,警局办公室。
      “白sir?!薄鞍譻ir?!卑左系阃酚胪旅鞘疽?,抬步走向局长办公室。小王望着白笙再无笑容冷峻的脸上,叹了口气,还是有些什么,改变了。
      两个月后,白笙根据漓洇日记里的线索找到夜刹的根据地,并将其彻底剿灭。漓寂被发现在漓洇的别墅中饮弹自尽,白笙冷冷的扫了一眼漓寂的尸体,转身离去。从此之后,警局的同事再也没有见过白笙,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他怀中一直搂抱着的匣子。
      飞蛾与火的爱情,飞蛾成为火中的一缕灰烬,而误伤飞蛾的火,包裹着飞蛾的残骸,静静燃烧着等待最终的熄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