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有bg也有bl,一个写了好几天的短篇流水账,不是什么正经的文体,轻虐,略甜,结尾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狐狸、丫头 ┃ 配角:没有 ┃ 其它:也没有

  总点击数: 25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5 文章积分:96,92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61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等你的第五个百年

作者:衍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等你的第五个百年

      世人皆传,渚城郊外有灵山,灵山境中有狐仙。
      邪念辟生者,不得入山。幼童老叟,不可逗留。
      狐仙性格古怪,好美酒,好美人,爱捉弄生灵。
      然,若得仙人相助,此生无忧无患。
      曾有名门之士,痴于寻仙,或曾逗留山中七日有余,未果,悻悻离去,后抱憾而终。
      
      【丫头】
      
      “咳,姑娘,把你的眼珠子安回去,快掉出来了?!?br>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听到他说的话,便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他笑了,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迈开步子向我走来。
      他微微弯下腰,看着我的脸道:“还挺可爱的?!?br>  我楞楞地说道:“你也挺好看的?!?br>  他的笑容愈发深了:“小姑娘家家的,不能随便盯着男人看,知道吗?”
      我这才恍过神来,又羞又臊,着急忙慌的点点头。
      他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可不能这样再看别的男人了,不过你可以随便看我,想怎么看就怎么看?!?br>  我抬头,“为什么???”
      他道:“因为我是真的很好看?!?br>  
      【丫头】
      
      “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你都在喝酒???你也像那店家的秀才儿子一样,读书写字呀?!?br>  我趴在他的酒桌边,无聊的玩着一个酒杯。
      “这话说的,谁来酒馆念那破书?!彼豢次?,手盏一杯梨花酿,凑到鼻尖细细的闻着。
      “现在的梨花酿,没有以前的的好了?!?br>  我拿过他手里的酒饮了一口,吧唧吧唧嘴,回道:“以前的?也是这家吗?”
      “早就拆了?!?br>  “有什么不同吗?酒不都是这个味儿?!?br>  他正捻了自己的一缕头发把玩着,闻言却是顿住了,扭头看向了我,久久不发一言。
      我道:“你在看什么?”
      他沉吟片刻道:“上好的梨花酿,你也曾喝过的?!?br>  我道:“什么时候?”
      他隔了一会儿才说道:“很久之前?!?br>  我便是一头雾水:“???多久???我也才十六呢?!?br>  他的眼神变得恍惚,却又执着的盯着我看,用古怪的语气说道:“你喝过的?!?br>  我当他是喝醉了,便拍拍他的肩膀:“那我大概是喝过的吧?!?br>  
      【丫头】
      “喜欢听曲子吗?”他问道。
      我拿一卷书看着,有点困乏,便随意点了点头。
      他开心的眯起眼睛,笑道:“那我给你唱一曲如何?”
      我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你还会唱小曲?”
      “是啊,要不要听?”
      “那你唱吧,我听着呢?!蔽液仙鲜?,闭上眼睛。
      他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我问他:“你唱的是什么?”
      他依旧是噙着浅笑:“好听吗?”
      我点点头道:“是你娘亲教你的吗?”
      “不是?!?br>  我又问:“那是父亲?还是什么兄弟姐妹?”
      他用手指拨了拨我额前的碎发,“我没有亲人,千百年来,孑然一身?!?br>  他看着我的窘迫样,笑了笑道:“但我有个很喜欢的人?!?br>  我小心翼翼的问:“是他教你唱的吗?”
      他倚着窗,看着楼外的风景,轻轻的嗯了一声。
      他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他死了很久了?!?br>  “但我一直在等他回来?!?br>  “会回来吗?”
      “嗯。好像是回来了?!?br>  
      【狐狸】
      
      那个小丫头,真是非常有趣。
      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孩子了。
      明明是书香门第的后辈,却天天上山下河的,同那群男孩子一起捕鸟抓鱼。
      的确会有这样的小姑娘,不爱呆在深闺里,天生有一股野性。
      但她与这样的女孩子又有不同。她能看见我。
      和那个人一样。
      这些年,来寻什么狐仙的人多的是。每次都来一堆人烧香摆酒,祈福今后风调雨顺,平安喜乐。
      啊,我又不是土地爷。干嘛呀这是。
      不过这些酒,真的不错。
      这群人啊,又喊又拜的,都看不到我就坐在他们头顶的那根树杈上晃荡腿。
      灵山路径复杂,我还得为他们引路,以防他们走到天黑都走不出去。
      所以那天我像往常一样,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一群少年人,嘻嘻哈哈的上山找狐仙。
      那个小姑娘就定定的看着我,对他们说道:“喂,你们都看不见吗?”
      我心下一惊,弄洒半壶酒。旁边的松鼠嗖的一下跳到了另一棵树上去了。
      我保持镇静,也有这种情况,有人将什么鸟啊兔子的都看作是狐仙,大惊小怪的。
      那群少年四顾环绕,什么都没看到。
      她歪歪脑袋,拿手指向我:“在那里啊,那有个人?!?br>  这下我是真惊着了,与她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才想起将自己化形隐身。
      那群少年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怨声载道,有人开玩笑让她去城南的医馆看看眼睛。
      那日,依旧是我引路送他们下山的。
      他们走之前,那个小丫头回过头,视线在一棵棵树之间寻觅着。
      然后直直的看向了我的眼睛,朝我咧嘴一笑,用唇形说了一句——
      我看见你了。
      
      【小狐狸】
      
      “我看见你了?!?br>  他说道,嘴角还噙着浅浅的笑意。
      我突然觉得有点慌乱,忘了自己会御行之术,像个小贼一样,拔腿就跑。
      他在我身后喊:“小狐狸,我看见你了!”
      我没回头,接着跑,他一遍遍的喊着,声音离我越来越远,却越来越清晰。我烦不胜烦,突然想起来我是个妖,他是个人。于是停下返回去,指着他鼻子道:“看见就看见了,你瞎喊啥?”
      他笑眯眯地说:“你不理我呀?!?br>  我盯了他一会儿,道:“喂,是人吗你?”
      他愣了一下道:“你怎么骂人呢?”
      “??我没有?”
      “你骂我了?!?br>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人?”
      “能不能不骂我?”
      “???”
      这个人脑子好像有毛病。
      
      【狐狸】
      
      我再见到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她比第一次还要大胆。直勾勾的看着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大街上来来往往许多人,她拿着一个小鬼面具挡在路中央,后方一辆马车急急驶来,就要冲撞到她。
      我叹一口气,将她拉到路边。
      咋咋呼呼的。
      她一字未提在山上的事情,只会傻愣愣的夸我好看。我很是受用。
      与其说是偶遇,倒不如说是我找到了她。
      自那之后,我开始经常下山溜达。
      就像那时候一样。啊,也不太一样。
      这座城,好像什么都变了,又好像没变。路上还走着的还在走着,店铺也还在开着,每天日升月落,风吹雨过,几百年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来了。
      小丫头知道我爱喝酒,就总往酒馆里跑。其实我也不怎么爱呆在这些人多的地方。只是这个小家伙脑袋一根筋,第一次在酒馆里找到我之后,每天只会往酒馆里钻。我便懒得去别处了。
      我问她:“你不回家念书去,你爹不骂你吗?”
      她把一块糕点塞进嘴里,舔舔手指头说:“我才不像你呢,我在家都可用功了,做完功课再出来找你玩?!?br>  我笑着迎合她:“哦,这样啊?!?br>  她回家后我便坐在她家屋顶上听着,她大喊大叫着让她爹别揪耳朵,她爹说不做完功课不准吃饭。
      唉,每日如此。
      
      【小狐狸】
      
      “小狐狸,下来陪我说说话吧?!彼驹谑飨?,冲我招了招手。
      “我不去,你是个道士?!?br>  “我又不收你?!?br>  “谁信呐?!?br>  “你不来,我就收了你?!?br>  我跳下树,递上一小壶梨花酿:“大哥您喝酒?!?br>  他笑了,接过酒喝了一口,又喝了一口,两口,三口。咕噜咕噜喝完了。
      我眼巴巴的看着,一口都没喝到。
      他抹了一下嘴道:“好酒啊?!?br>  我道:“可不是嘛大哥,这酒我藏了好久了?!?br>  他笑道:“你能不能不叫我大哥?你都两百多岁了,我还不到二十呢?!?br>  我听了这话,也不是很高兴:“你别说的好像我很老的样子啊?!?br>  “两百多岁还不老吗?”他用一只手支起下巴看我。
      “在我老家那边,我算是年轻一辈里最英俊有为的了?!?br>  “有为?”
      “是啊,就你刚刚喝的梨花酿,我偷了二十多壶?!蔽业靡庋笱?。
      他笑着迎合我:“哦,这样啊?!?br>  我感觉哪里不对的时候,已经被捆妖索捆成一团了。
      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喊着大哥饶命。
      他挑了挑眉头,蹲下来用袖子擦干净我的脸,严肃道:“明日太阳落山前,都给我还回去,听见没有?”
      “还有,别叫我大哥?!?br>  
      【小狐狸】
      
      我断定他是个半路出家的野道士。
      果然,他有一天喝着梨花酿的时候,告诉我他是被逐出师门的。不过倒是没说为什么,我猜着大概是好酒色,破清规,心不静之类的。
      我说:“你们道士可以喝这么多酒吗?”
      他一挑眉:“能啊?!?br>  “那不会……毁了你们的修行吗?”
      “修行由心生,我行得端走得正,酒能助我清醒?!?br>  “快拉倒吧,你都醉了?!?br>  他喝完最后一口,倚着旁边的树,眯上了眼睛。在我以为他要睡着的时候,他却开头说话了。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被逐出师门吗,我告诉你?!?br>  
      【狐狸】
      
      小丫头片子,整天冒冒失失的。
      她哭丧着脸来找我,说去茶楼听书的时候,把一个客人的青玉茶壶摔碎了,说是上品,要赔二十两银子。
      我转身就走。
      她抱住我的腿开始嚎,一点姑娘家的样子都没有。
      我说:“要钱找你爹要去?!?br>  她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不然你以后见不到我了?!?br>  我摊开手抖了抖:“身无分文?!?br>  她摆出委屈巴巴的脸来:“你那些供奉……”
      行吧,劳烦她还惦记着我的老婆本。
      我取出一大堆散碎银子和铜板若干,给她凑出了二十两。
      我狠狠的戳了一下她的脑门,很凶的告诉她,这是借的,要还,仅此一次,再有下次,我亲自告诉她爹。
      她又扭捏着拉我的衣角,身体扭来扭去的,嘴里呜呜的欲语还休。
      小姑娘有胆子跟狐狸精借钱,没胆子自己去赔茶壶。
      我揣着一兜子的钱,叮零当啷的陪她去了那个茶楼找那个客人。
      看见那个人的时候,我的神思恍惚了。
      太像了。
      “你是?”他问我。
      我没有说话。
      丫头赶紧毕恭毕敬的把钱拿出来,说:“这是我兄长?!彼懒松圆黄?,拉着我就想走。
      “两位等一等?!北澈笙炱鹆怂纳?。
      “我家在城东开了家酒馆,若有兴致,得了空闲,欢迎来坐坐?!?br>  
      【丫头】
      
      原来这个人,竟是那酒馆家的秀才儿子。以前只听店家说起,今天却是第一次见。
      我说:“狐狸狐狸,就是那家你常去的酒馆呢?!?br>  他没说话,看上去很奇怪。
      他突然不往前走了,弯下腰看我的脸,端详了良久。
      我被他看的脸颊发热,问他看什么,也得不到回应。我以为他是魔障了还是怎的了,连连晃他肩膀。
      他果然睁大了眼睛,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站直身子吁出一口气。
      “你怎么啦,你好奇怪?!?br>  “我,可能认错人了?!?br>  “嗯?”
      百思不得其解。
      
      【小狐狸】
      
      我很少下山溜达的。这次却呆了一整天。
      我坐在那酒馆里,喝着每天都喝过的梨花酿,从日头高挂,坐到月华升起。
      “这位客人?”清亮的女声在我边上响起。
      我装着醉醺醺的样子,迷离着眼睛:“嗯?什么?”
      “请明天再过来吧,小店要打烊了?!?br>  我眯着眼睛看向她,一双桃花眼睛对我眨啊眨,唇红齿白的样子可真好看。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要去那里呆一会儿。
      道士说,这是他喜欢的人。也是他被逐出师门的原因。
      他天资聪慧,修为很高,很受师父喜欢。有个嫉妒他的师弟偷偷进了他的房间,发现了这个姑娘的画像。
      是我我就说,是那个师弟心怀妒忌,凭空诬陷,这个傻子,竟然全盘托出了。
      他师父其实是舍不得他的,迫于师门压力,想罚他两年禁闭思过,他却自己请离了。
      不过这么说来,是他自己要走的,便不算被逐出师门。
      他想偷偷回来找她,又怕风言风语败了姑娘的名声。
      她长得真好看,只比我差了一点儿。难怪道士这么喜欢她。
      他逼我把梨花酿还回去的那回,是他对我最凶的一次。
      
      【狐狸】
      
      自从他死了以后,我在灵山上,独自过了五百个年头。
      他一开始还会来我梦里,没过几年就不再来了。我几乎快忘了他长什么样子。
      他师父说,他一定不会再醒过来了,也可能不会再转世。
      我问:“是可能不会转世,就是说还是有可能的对不对?”
      老道长只说了一句:“你不必再等?!?br>  不行,我要等。
      就算等到我也元神俱灭,我也要等。
      我以为,我不会畏惧岁月长,却没想到之后的每一年都比我过去的两百年来的难熬。
      我也去看过酒馆的那个姑娘,看着她与别人相爱,成亲,生子,变老,最后也变成一座坟冢。
      凡人都说时间可以治疗伤痛,久了就会痊愈,我想我也在一点点好起来。
      直到我遇到这个丫头,唤起了我五百年前所有的爱恨别离。
      她笑嘻嘻的拉我的袖子撒娇时,我也想过,是个女孩儿也没有关系,若是有天你能想起来以前的事,我就要好好嘲笑你,居然变的这么娘里娘气。
      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呢,分明我看见这个人的一瞬间,我就觉得相像,即使我已经想不起他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这个人慢悠悠的为我斟了一杯梨花酿,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公子?”
      我张开嘴,不由自主的念了一个名字。
      他愣了一下:“什么?”
      我问:“你认识吗?”
      “谁?”
      “你喜欢的人?!?br>  “我喜欢的人?小生不曾听过这个名字?!?br>  “我觉得你很面熟,你记得我吗?”
      “或许曾有过一面之缘吧?!?br>  我喝下那杯酒,也要给他斟一杯,他却摆摆手说:“我只饮茶,不沾酒?!?br>  也是,就算是他的转世,又怎么会记得以前的事呢。
      
      【丫头】
      
      我虽听不懂狐狸在说什么,却隐隐觉得,和他喜欢的那个人有关。
      我没有进那酒馆,在门口蹲着等。我知道他在里面,去见那个秀才了。
      他出来的时候看见我,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摸了摸我的头。
      “在大街上蹲着干什么,一点姑娘样子也没有?!?br>  “那个人,就是你喜欢的人吗?”
      闻言,他没有说话,脸上非常难过的样子,又咧开嘴笑了。
      这表情真丑,败坏了他那张好看的脸。
      “走吧,送你回家?!?br>  街上很热闹,熙熙攘攘。但又让人感到出奇的安静。
      我进家门前,他叫住了我,又露出了那个很丑的表情。
      他说:“我喜欢的人,可能永远不会回来了?!?br>  
      【小狐狸】
      
      我第三十五次去那酒馆的时候,那个姑娘身边,站了一个不管是长相还是衣着都非常普通的人,就差脸上再添“普通”二字了。
      那个人拿出一块普通的红布,普通的打开,里面是一根十分普通的簪子,连朵普通的花儿都没有。
      她却笑的开心极了,脸上好像飘了两朵红扑扑的云彩,她好像比平时的她美了好十几倍。
      我回去以后,等到道士来找我玩,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
      他对于我分享那姑娘的日常,一向是兴致勃勃的,这次听完却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我奇怪的看着他,问他怎么啦。
      他狠狠的灌下一大口酒,又一大口。
      那天他喝了个酩酊大醉。
      他一边吐着酒泡泡,一边掏出捆妖索,开始乱七八糟的乱念诀,吓得我赶紧逃的远远的。
      我寻思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看到他已经像个尸体一样躺着了。走近了才听见他嘴里还在嘟嘟囔囔。
      小狐狸,她要和别人成亲了。
      为什么呀?她不是你喜欢的人吗?
      可是她不喜欢我啊。
      我这才发现,还有这样的道理,喜欢这回事,原来不是相互的。
      
      【小狐狸】
      
      那盆冷水浇在他头上的时候,我没有忍住,第一次有了想伤人的冲动。
      她泼完水,扔下盆,转身进屋扬长而去。
      我伸出爪子朝她背后抓过去,突然身边一个影子掠过,我还没反应过来,爪子已经深深的嵌进血肉里。
      我抬起头,看到他湿透的头发和苍白的脸。
      还有胸前那刺眼的一片血红。
      一瞬间,我瘫倒在地,满身大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像被伤的人是我一样。
      他支撑不住蹲下身,又吐了好大一口血。我这才清醒过来,在还没被别人发现之前,背着他一路飞奔,逃离这座伤了他的城。
      他虚弱的在我背后发出声音:“没想到啊小狐狸,给我这一下子,挺结实的?!?br>  我感觉得到我的背后一片温热,我将一只手拿到眼前看,夜色太暗,只看得到满手都是深色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流下去。
      我不停的唤他,他却不再回应我。
      我背着他的身体,翻过了好几个山头,找到了他的道观。
      他师父看见他的时候,双手颤抖的不像个得道高人。
      老道士将他的心脉护住之后,才想起旁边我这个罪魁祸首,直接大喊一声“畜生”,一掌就要拍过来。
      我闭上眼睛,不躲不闪,没等到那一掌劈下来,却听到了老道士的哭嚎。
      如果我聪明一点,就早早逃开,不让你师父看见我。
      如果我再聪明一点,你去找她的时候,我就不会跟过去。
      可是我太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你,死在我面前。
      “回去记得躲起来,不要伤人,也不要被别的道士抓到?!?br>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丫头】
      
      狐狸抢了我的糖糕,皱着眉头嘀咕:“真甜?!?br>  我欲要抢回来:“嫌甜你不要吃?!?br>  “不给我吃不讲给你听?!?br>  “你吃你吃?!?br>  狐狸吃完了一整份糖糕,把最后一块塞进了我的嘴里。
      然后用了一个晌午的时间,给我讲了一个冗长的故事。
      这不是一个美满的故事。
      他说,后来啊,这只狐狸等了五百个年头,才等到一个和道士很像的人,结果居然是个小丫头。但他不在乎,因为狐狸喜欢道士,不管他变成什么样的,狐狸都很喜欢??墒堑币桓龊偷朗砍さ煤芟竦娜顺鱿值氖焙?,狐狸变得手足无措。他动摇了,又绝望了。
      他说,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很相似的人,但原来的那一个,他永远停留在过去的历史里,不会再回来了。
      就像老道士曾说过的,不必再等。
      我问他:“你还吃糖糕不,我去给你买?!?br>  他说吃。
      我买回来糖糕,这次他没有和我抢,只吃了一块。
      晚上入睡前,我又从床上爬起来,披上外衣,坐在院子里数星星。
      数着数着,我轻轻的哼了一首歌。
      狐狸唱的其实只是这首歌的一部分,他一定没听过完整的。
      等再有这样满天星星的时候,我就全部唱给他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