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出了狼穴,又入虎窝!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染歌,越出尘 ┃ 配角:牧染画,青青 ┃ 其它:

  总点击数: 60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200,89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言情短篇
    之 一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22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情债难偿

作者:何许轻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御膳房内时不时传来一阵刀切案板的‘铛铛’声,与菜入滚油的刺啦声。
      
      放眼望去,只见乌泱泱一群人聚在一起,比肩叠踵,将中间一头蒙汗巾,裙摆在中间豪放的打了个结的女子围在中间。
      
      众人无一例外,全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女子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女子神情肃穆,手起刀落,葱花蒜姜等调味品转眼间便被切得细若游丝。
      
      鲜活乱跳的锦鲤更是被一把拍在桌案上,刀影翻飞,刮鳞、剖腹、去刺,每一个动作都娴熟无比,优美流畅,仿佛这本就是一场因工艺与技巧奇异的摩擦碰撞,而诞生出火光四溅且绝世独遗的视觉盛宴。
      一个时辰以后,所有菜品基本准备完善,整个厨房上空都飘散着一股令人馋涎欲滴的诱人香气。
      女子摘下汗巾,伸手抹了把脸上涔涔的汗,询问道:“方才你们可看仔细了?”
      为首的厨子敬佩的点了点头,赞叹道:“几日不见,牧姑娘的刀工又有见长??!”
      牧染歌表面上谦虚不已,暗地里白眼连翻,废话,老娘持剑走天下,一把菜刀又有何难?
      宫女青青依依不舍地看向牧染歌,“牧姐姐明日出宫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明日一别,不知何日我们才能再次相见?!?br>  
      牧染歌心头暗道,明日走后,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三年过去了,想必那呆子早已娶了娇妻,软香温玉在怀,早把她这个人抛在脑后了吧?
      
      牧染歌轻呼了口气,罪过罪过,情债难偿,以后打死也要离那些少年郎远一些。
      
      见其久久不语,青青心下微紧,牧姐姐熬了三年,才总算熬到了出宫的日子。自己非但不为其高兴,反而平白说些惹人泪流惆怅的丧气话。
      牧染歌反应过来以后,见小妮子面色不对,连忙安抚道:“有缘自会再见,今日机会难得,我们定要不醉不归!”
      
      “好!”小太监哭的稀里哗啦,“牧姐姐,您老人家走后可千万别忘记我们。万一日后我有个什么不测,逢年过节还望顺手烧几张纸?!?br>  
      牧染歌一巴掌呼了上去,“说什么呢!都说祸害活千年,我被你的眼泪荼毒了三年,说不定阎王都怕了你这眼泪,在地底下烧高香盼着你活得长久一些?!?br>  
      常德小太监破涕为笑,“还是牧姐姐会安慰人?!?br>  
      牧染歌大手一挥,“走,今日难得轮休,一起喝酒去!”
      
      轮休的众人呼啦一下跟着走了出去,人手一坛子酒,没过多时便喝的个个酒气冲天。
      
      青青扶着喝高了的牧染歌,艰难的往宫苑走去。
      
      牧染歌伸着大手,打了个嗝,嘴里直嚷嚷道:“我没醉!嗝~我,我可是千杯不醉,还能,还能再来一坛!”
      
      青青喝的不多,奈何酒量颇浅,此刻脑子里早已乱成一滩浆糊。晕晕绕绕的转了一圈,终于到了地方。
      
      青青将人扶到床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将人外衣鞋袜脱了以后,交代了句“牧姐姐,你好好睡一觉吧,我就先走了?!?br>  
      房门吱嘎一声被轻轻关上,几炷香以后,突然被人从外面再次推开。
      接着,房间内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是衣服摩擦布料的声音。
      脱完外衣以后,黑影径直朝床边走去。
      揭开床帘,黑影‘咦’了一声,俄而饶有兴致的道:“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贼心不死的宫女,看样子上次的惩?;共还谎侠?,居然还敢爬床?!?br>  “不过”,男子钳住牧染歌的下巴,“唔,这模样长得倒挺像那个疯婆娘?!?br>  男子摸着下巴,计上心来,“看在这张脸的份上,我就陪你玩一玩?!?br>  话落,男子便将牧染歌的衣裙用力一扯,同时在其胳膊几处轻掐了几道印子。作出一副备受□□宠爱的样子。
      之后男人便想起身离开,结果不料胳膊忽然被人拽住,男人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床榻。
      一阵天旋地转以后,男人骤然被人压在身下,他心中忽感一阵不妙,神情紧绷的试探道:“疯婆娘?你是疯婆娘?”
      牧染歌醉醺醺的伸手捏了把男人的脸颊,傻兮兮的留着口水花痴道:“美人,好美的美人?!?br>  男人伸手欲将人推开,却不成想对方力大如牛,推了半天也纹丝不动。
      男人扶额,头疼的道:“疯婆娘,你先从朕身上下来?!?br>  牧染歌没有听清对方说了些什么,只觉美人做什么都是美的,皱眉也挺美!
      不知是今晚的酒比较烈,还是酒壮怂人胆,牧染歌只觉得今晚格外的热,心头火气高涨。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越出尘,越出尘只觉一阵毛骨耸立,他赶紧出口喝道:“你想干什么?理智一点,疯婆娘,你可千万别乱来??!”
      虽然对方久居上位的气势着实唬人,但是醉酒的牧染歌无所畏惧,她神情略微猥琐的笑了笑,“美人,别怕,老娘这就好好疼你!”
      话落,牧染歌便色眯眯的伸出了魔爪。
      越出尘在反抗了两下并没什么卵用以后,索性反客为主的将人压在身下,他狭长的眼眸微眯,“疯婆娘,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那可就别怪我了?!?br>  …………
      清晨,牧染歌揉着老腰醒了过来,昨晚的记忆顿时疯狂涌来。
      牧染歌的老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她她她居然霸王强上弓将人给睡了?。?!而且这个人还是她躲了三年的呆子?。?!
      牧染歌没敢多看床上的人,也没敢多想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越国王宫之中,她心下思量了一阵以后,果断决定收拾包袱跑路。
      
      在牧染歌离开房间以后,床上的男人便醒了过来,吹了声口哨以后,一黑衣暗卫顿时跪在眼前。
      两人一起走到楼阁高处,目送着牧染歌离去。
      暗卫询问道:“主子,不用阻止吗?”
      越出尘似笑非笑的道:“不用,你派人跟着她,狡兔尚有三窟,这回我定要将她的老底扒干净!”
      
      牧染歌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了家,临到宫门口的时候还差点被当成乞丐轰出去。
      万幸她正好撞上了偷偷溜出宫门的小妹,牧染歌刚喊了句‘小妹’,脑子便一阵晕眩,身体直直向前倒去。
      牧染画连忙将人接住,高声喊道:“太医!快传太医!长公主昏倒了!”
      牧国顿时一阵人仰马翻,内宫上下乱成一团。
      等牧染歌醒来的时候,便见她那个冰块脸大哥神情肃穆的道:“染歌,你怀孕了?!?br>  牧染歌两眼泛白,再次晕了过去。
      牧染烨顿时紧张不已,高声传唤太医。
      
      几个月以后,牧染歌惬意的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吃着酸梅,喝着小茶。几个宫人捏腿捶背,扇风唱曲,好不快活。
      
      然而没享受几分钟,牧染画便一脸沉重的过来了。
      
      牧染歌当即关怀道:“小妹,这是怎么了?”
      牧染画一脸视死如归的道:“长姐,我要嫁人了!”
      牧染歌冷不丁吓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离得最近的牧染画躲闪不及,平白遭了这无妄之灾。
      花园中攸然安静了几刻以后,忽的传出一阵愤怒的咆哮声,“长姐!”
      
      片刻后,牧染歌心虚的站在牧染画身后,赔罪般摘取着对方头发上那绿油油的茶叶。
      
      牧染歌转移话题的道:“你说你要嫁人了?嫁给谁?”
      牧染歌幽幽的道:“还能有谁?越国派来使者求亲,我当然是要嫁给越国国君?!?br>  
      牧染歌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你说什么?你要嫁给越出尘?”牧染歌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
      
      牧染画摊手,“不然呢?我不嫁你难不成你嫁?”
      
      牧染歌皱眉,“不行!你不能嫁!”
      
      牧染画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为了我外甥,当我乐意在这儿忽悠你。
      
      牧染画一脸无可奈何的道:“不嫁能怎么办?越国兵力强大,若是能与之联姻,牧国定能再上一层楼。举国都在期待这门婚事,皇室适龄的女子只有你我,而你又这幅样子”,牧染画看了眼对方的肚子,叹了口气。
      牧染歌当即咬牙,心里暗骂越出尘找事。
      她狠了狠心,磨着牙后槽道:“我嫁!”
      牧染歌大吃一惊,连连摆手,“不行不行,长姐你还怀着身孕呢,万不能为我做出如此大的牺牲。长姐你可千万别委屈自己,再说了你怀着孩子嫁过去这不是明摆着结仇嘛?!?br>  牧染歌艰难的挤了个笑脸,僵硬的道:“不委屈,这个孩子就是他的,他敢嫌弃我们!”
      牧染歌登时装作目瞪口呆,于是这门婚事就这么顺利的敲定下来。
      
      大婚当晚,红盖头被人挑开,越出尘戏谑的道:“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答应了,我还以为你会抵死不从呢?”
      牧染歌顿时听出不对劲的地方,她狐疑的问道:“你知道我就是牧国公主?”
      越出尘看傻子般怜爱的看着她,“不然呢?”
      牧染歌顿觉脑海一阵清明,之前所有隐隐感到不对劲的地方都有了解释,她求证道:“所以你是专程求娶的我,而不是求娶牧国公主?”
      越出尘隐隐猜到一些,点了点头。
      房间内顿时传来一声咆哮,“牧染画!我跟你没完!”
      
      房门外跟着一群半大小子听墙角的牧染画无奈的耸了耸肩,哎,这世道好人难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涂画乐园提供的封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