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祝你今天愉快
你明天的愉快留着我明天再祝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楹;聂小川 ┃ 配角:韩译深;孟兮 ┃ 其它:旅行

  总点击数: 90   总书评数:4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153,81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诗里说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90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祝你今天愉快

作者:禤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短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六月份去了趟鼓浪屿,来自当时的脑洞。
    封面图cr蓦西
      祝你今天愉快
      【bgm 水星记】
      
      Chapter 1.
      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7点37分,乔楹摘下眼镜把视线从文档上移开??葑桓鱿挛?,只挤出寥寥几行字,大约是日子过得实在没有波澜,让她这个二流写手找不到一点灵感。
      她趿拉着拖鞋走到冰箱前,取出一听可乐囫囵灌了两口。整个下午没有进食也未觉饿意,可乐下肚倒添了几分饱胀感。
      开门的声音有些突然,呛得她连连咳嗽?;估床患鞍衙缓韧甑目衫帧盎偈鸺!本捅桓战诺暮肷钭擦烁稣?。他松了松领带,目光在她手中的可乐罐上停留了两秒,“碳酸饮料少喝?!?br>  乔楹清清淡淡“嗯”一声,既没点头,也没摇头,最后还是把整罐可乐喝完了。韩译深知道她向来如此,总是面上答应得好好的,却依然我行我素,也懒得再说她。
      当初她还是杂志社里籍籍无名的写手,偶尔在专栏发表三两篇文章,闲时还能给读者回回信。韩译深是她的顶头上司,无意间看到她从前的手稿,坚持一手包揽,从编辑到出版,从接管她的作品到接管她的人生,和韩译深走到一起再顺其自然不过。
      事实上,乔楹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归宿。
      “周末去买戒指吧?!焙肷畲蚩始潜镜缒源砦椿馗吹挠始?,微微抬眼看她,例行公事一般的口吻。
      乔楹摩挲着沁着水珠的易拉罐外壁,凉意渗入指间,“这么快?”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br>  手指被冻得有些麻木,易拉罐被捏得轻微变形,她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的怒意,却清楚韩译深不是任她发泄的对象,极力地压制住,乔楹只是朝他笑了笑,“我想去趟鼓浪屿?!?br>  韩译深不出意外地皱了眉,“我下个月有假,陪你去?!?br>  “我已经买好票了,就在周末?!?br>  
      Chapter 2.
      乔楹对照着好友孟兮发来的地址找到了眼前这栋民宿。两层高的小楼房,几扇彩色的琉璃窗映着日光,白墙上浅绿色的藤蔓蜿蜒。
      院子里的凤凰木似乎有些年岁,枝叶亭亭,缀着三两簇灼灼如火的凤凰花,在燥热的夏日里洒下一片凉荫。
      树下有人睡得正酣,白tee短裤凉拖,装束倒是随意。脸上大喇喇地盖着一本《北岛诗集》,大约是为了遮光。乔楹无意扰人清梦,放下行李一边等着一边打量起院子。院中种得最多的是铜钱草,叶片又小又圆,长相讨喜。她蹲在一盆铜钱草前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叶片,也算是消遣。
      身后忽然“啪”的一声响,她因这动静起身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地上那本《北岛诗集》惨兮兮地半开着。
      摇椅上的那人顶着一头乱发,神色还有些怔忪,有着一张让人看了就讨厌不起来的脸。
      乔楹走过去把书捡起来,拂去书页上沾到的尘土递给他。
      “谢谢?!彼庸槿?,笑得爽朗,露出两颗小虎牙,看到她的行李便问,“住宿?”
      “对?!?br>  “有预约吗?”
      “有,我叫乔楹?!?br>  “了解?!彼咽楦樵谝∫闻缘牟杓干?,帮她提好行李带她进门,“孟小姐提前打过招呼了?!?br>  “孟兮?”乔楹跟在他身后,眼神瞟到他短袖外露出的蜜色皮肤,不知怎么的略感不自在,“她说什么了?”
      “让我好好招待您?!贝鸢盖宄?,吐字清晰,声音清亮,乔楹却听出那么一丝憋笑的意味。
      她不自觉摇摇头,“还有呢,她肯定还说了别的吧?”
      “孟小姐还说,您脾气不太好,让我一定多体谅?!彼祷凹渌丫畔滦欣?,取出钥匙开门,对她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谢谢。行李我可以自己拿进去?!鼻情捍铀掷锝庸砍?,走了两步又退回他跟前,淡淡笑了笑,“她原话不是这么说的吧?”
      他笑着点头,一脸的真挚诚恳,却压根没打算转告原话,“祝您今天愉快?!?br>  “还有,我叫聂小川?!?br>  
      Chapter 3.
      雨下得没完没了,银线似的一丝一丝串成一副雨帘。这个时节游人不算多,雨却特别多,乔楹缩在被子里边听雨声边煲剧,不时还得应付孟兮两句。
      孟兮在知道乔楹今日寸步未出时翻了个白眼,也不管乔楹看没看到,“诶我说你不是吧,一整天窝在房间里没出去,你确定你是去旅行的?”
      乔楹也很无奈,“下雨啊我有什么办法?!?br>  孟兮循循善诱,“下雨你也可以走出你的房间去撩一撩小川啊?!?br>  “哟,小川。你俩挺熟?”
      “一般熟一般熟?!泵腺廒ㄚㄐα诵?,“哪有咱俩熟?!?br>  乔楹其实也是随口那么一接,却意外地想展开这个话题,“你在这住了几天啊怎么就对人家念念不忘了?”
      “谁、谁念念不忘了,你注意措辞,我是有‘家室’的人了?!泵腺獯说匚抟倭降亟馐?,“我就是觉得他挺有意思的?!?br>  一张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脸,也许喜欢诗集,笑起来纯良无辜,教养不错,这些是乔楹对聂小川的全部印象,至于孟兮说的有意思,她大概还得再观察。
      “不说了不说了我还得去做个spa,祝你那边的雨快些停,你争取早日出门?!?br>  不知是不是孟兮的祝福起了作用,傍晚时候雨势见收。乔楹换上衣服带上雨伞出门,下楼时瞥到聂小川在一楼的小客厅里看书,仍是一身随性至极的打扮,却没让人觉得轻浮,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倒很有些斯文儒雅的气质。
      他亦看见她,随意地打声招呼,“出去玩?”
      “有推荐?”
      “出门右转,第三个路口左转,第二个路口再左转。泉州路、龙头路一带小吃店特产店比较多。想看景点的话建议明天请早?!彼炝返亟樯?,滴水不漏。
      乔楹忽然问一句,“你们这除了住宿,提供别的服务吗?”
      “比如?”他抬眼看她,唇边带笑。
      “导游?!焙每吹男σ馊们情壕醯媚宰佑械闳?。
      聂小川的右手撑着下颌,语气淡淡的一句话,没由来地很勾人,“孟小姐的提议?”
      乔楹面不改色地点点头,“她说我可以多找你聊聊天,你对这块儿比较熟?!?br>  “这大概也不是她的原话?!蹦粜〈ㄋ柿怂始?,目光却由始至终落在她身上。
      乔楹开始赞同孟兮对他的评价了,自己的这趟旅行估计不会太无趣,“这个提议不合理?”
      “并不,明早我会在这里等您?!彼髡俗?,回应得体。
      这时乔楹才看到他手中书的封面,木心的《巴珑》,她起了兴致打趣,“看这么多诗集是为了哄女孩子?”
      “老实说,现在的女孩子大多不吃这一套?!?br>  “也是?!鼻情焊胶偷?。
      “你呢?”
      “嗯?”她一个没留神就没能跟上对方的节奏。
      “你吃这一套吗?”依然是纯良无害的笑意,她却从他眼中看到几分调笑的意味。这样老练的调侃,同他无辜的笑意结合起来竟是分外让人着迷。
      只是乔楹早已不再是年轻未经事的小姑娘,不会因为这样稍显直白的调情就红了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道理她懂?!安蝗缒闶允钥??!?br>  
      Chapter 4.
      入睡前收到韩译深的短信,来来去去不过是让她注意安全,记得忌口,不要熬夜。说真的除了有时不太顾忌她的感受,韩译深是个各方面都没得挑的五好男友。
      孟兮曾经把韩译深比喻为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极品,并且一度觉得韩译深能看上乔楹必然是当时眼睛瞎了。大约是他实在太好,才总让乔楹面对他时底气不足,不敢说一个不字。闹得翻了天也不过是自己暗戳戳地发泄,自损一千,别说八百,正主连根头发丝都没伤到。
      她没有忘记给韩译深回短信,却也不再管有没有后续,直接关了机倒头大睡。
      乔楹习惯早到,第二天比约定时间提前了五分钟在一楼等候。
      聂小川却是从院门外进来的,白tee牛仔裤,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举到她跟前,“附近多是鱼丸,我猜你比较喜欢吃甜?!?br>  浓郁的芝麻香盈满鼻间,乔楹来之前做过功课,知道岛上一些比较有名的小吃,“麻糍?”
      “Bingo.”他晃了晃塑料袋示意她接过去,“这个算导游的贿赂,给个好评?”
      她被他嘚瑟的表情逗得大笑,“那你大概是业界良心?!?br>  麻糍又软又糯,一口下去满嘴的香甜,舌间跟化了蜜似的。一连几个下肚她才记起眼前的人,半是玩笑半是挑衅地用竹签挑了一个,“导游要来一个吗?”
      聂小川大大方方掌着她的右手往自己跟前凑了一点,动作不紧不慢,堪称优雅,“还是老味道,不过今天特别甜?!?br>  她脑袋忽的炸了一下,被他握过的腕间仿佛发烫,掌心像有千万只蝴蝶扑棱棱扇动着翅膀,惹得她整颗心小舟似的在风雨里飘摇。
      棋逢对手。
      
      出门后老老实实跟在聂小川身后,穿过曲折巷道,偶见榕树参天,枝叶繁茂,绿意沁人,远看似一团淡绿轻烟,虚笼着红砖白墙。
      “这条路不是去日光岩的吧?”她的方向感虽算不上特别强,但好歹昨天也逛过一圈简单了解过路线。
      聂小川回身等她跟上来,“谁说要去日光岩?”
      “起这么早不是看日出?”
      “是看日出,但另有去处?!?
      目的地是个不在她景点储备里的小山头,视野开阔。
      夜间下过雨,风里夹杂着残留的水汽。近处被雨水淋过的凤凰木叶子泛着釉质光泽,三两簇凤凰花红得扎眼,山间隐隐约约地伫立着风格雅致的老别墅。再远一些就是一望无垠的深蓝海域,水天相处瑰丽的红色晕染开,弥散成淡淡的金色。海面微波粼粼,蓝水晶似的纯粹没有杂质。
      聂小川忽的垂眼看她,“听说你是个作家?”
      她坦言,“算不上,顶多是个二流写手?!?br>  “瓶颈期想找灵感?”
      她一塞,“孟兮怎么口无遮拦?!?br>  他同她对视半晌,眸光深邃,丝毫不见怯意,“也许我能给你?!?br>  “孟兮没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乔楹唇角勾起一个笑,原本清冷的眉目蓦地生出几分媚色。
      “没有,但能猜到?!?br>  “那你再猜猜我现在想什么?”
      “你现在大概在想我的目的?!?br>  她现在觉得聂小川比她想象得还要有意思,“对了一半,不说明一下?”
      聂小川浅笑着看她,“没有目的,另一半?”
      “我看上去很好骗?”
      “不,你聪明极了?!彼廖拚髡椎乜拷?,薄唇停在她耳畔,“我没想过骗你。说是本能你信吗?”
      乔楹下意识地往后退两步,掩饰一般抬手把被风吹乱的刘海别到耳后,隔开了彼此的视线,“我们今天好像还有别的安排?!?br>  他看透她心思似的笑了笑,并不戳破,“对?!?br>  晚上在孟兮的催促下汇报一天的行程,当然略过了和聂小川的对话。孟兮没发现她心不在焉,她也乐得不用搪塞。脑海里反反复复是他那句“说是本能你信吗”,这样下去委实不妙,她什么时候也会这么好奇?
      乔楹想着看点别的什么转移注意,Lofter今天推送的是《霍乱时期的爱情》,她愣了片刻,陡然明白了他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爱情首先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都不会?!?br>  
      Chapter 5.
      接下来的两天聂小川的导游当得尽职尽责,两人都没再提过那日稍显暧昧的对话,乔楹却有意和他保持了距离。她承认自己对他很好奇,但也仅此而已了。
      她知道自己其实就是只纸老虎,先撩拨的是她,先退缩的也是她。说到底是她说服不了自己和韩译深积累了三五年的感情抵不过和聂小川三五天的相处。
      日色温和,乔楹坐在船舷上摆弄着相机,海风掀起她孔雀蓝色的披肩,她回身,镜头对准船尾划桨的聂小川,后者配合地一笑。
      乔楹满意极了,低下头调出刚刚拍的照片,天蓝海清,画面干净,聂小川手里支着桨,唇角隐隐有并不刻意的微笑。她存好照片继续看风景,船身猛地一颤,她忙抓紧了船沿,海面层层叠叠泛起浪来。
      这个季节的天气多变,风风雨雨都说不准。
      “起风了,先回去吧?!?br>  聂小川边说着掉转了渔船的方向。
      回到浅海区时风势渐强,乌云聚拢,黑沉沉的天幕仿佛下一刻就会倾塌,海浪铺天盖地地涌来。
      聂小川搀着乔楹下船,落地后却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他拉着她沿海岸一路跑,骤然雨落,寻到最近的一处街巷避雨,檐下巴掌小的地方站了两个人,肩肘不时蹭到对方,乔楹状似不经意地往边上移了两步。
      聂小川也不在意,低下头看她一眼,头发半湿,“你在害怕?”
      乔楹沉默半晌,发尾的雨水滴落在颈项间,挠得人心痒,最后迎着他的目光对视回去时却显得咄咄逼人,也不管话题转换得多么突兀,虚张声势她最是拿手,“你今年多大?22?23?怕是不会超过25。但我不一样,比你多活那么三五年,也就要比你多想一些事,比你多考虑一些后果?!?
      他伸手把贴在她颈间的湿发撩开,“这是你想了三天后给我的答复?”
      “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鼻情呵砍抛耪蚨?,努力不输气势。
      “那是你的想法,要不要听听我的?”聂小川上前两步,她继续后退,背后抵着冰凉石壁,指甲嵌进肉里,试图保留清醒与克制。
      他俯身在她耳畔,眼神干净清澈,语气却似魔鬼的诱哄,引她堕入迷梦,“你是来旅行的乔楹,一天、一周、一个月……不管多久,你总要离开的。但在那之前,不如我们试试?”
      
      Chapter 6.
      风球过境。
      乔楹未眠,听着彻夜不歇的雨。
      脑海里有个快成型的故事,落笔却又卡壳,屏幕显示的文档仍然只有寥寥几行字。
      对着那三两行字发呆半晌,邮箱提示有新来信,她关了文档去开网页。
      这几天被聂小川领着走街串巷,吃喝玩乐,畅快又自在,她连手机都懒得开,韩译深许是手机联系不到她,连发了数封邮件,大意是催她回去筹备签售会。
      她不解其意,致电责编,明明近来没出新书,哪里来的签售会。
      “哦,是你上一本书?!痹鸨嗨乩床唤舨宦牡鞯?,“反响不错,我们准备出个经典版,你这段时间闲着的话,写个番外怎么样?”
      “不怎么样?!鼻情旱胖讣浊崦璧吹?,“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没必要再写番外?!?br>  “那你再给补个序?”
      “看情况吧?!?br>  “你这趟出去够久的啊,尽早回来,我可受不住老韩的脾气?!?br>  乔楹心想说得好像她就受得住似的,面上只道,“行,我尽量?!?br>  窗外风雨正浓,结束通话后她往床上一躺,天花板上映着暖黄灯光,无事可做,还是发呆,脑袋一片空白。
      敲门声响了三两下,她起初以为听错就没理会,再响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是谁了,匆匆下床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果然是聂小川站在门外,大喇喇的白t仔裤人字拖,手里提着两听易拉罐,过道里灯光暧昧不清,她猜测是两听啤酒,因为他问了一句,“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乔楹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每次他都恰好在她不爽的时候出现?她让开位置准他进门,又翻出两个玻璃杯去清洗。
      聂小川也不见外,自己找着沙发坐下。
      乔楹带着洗过的杯子回到客厅时才发现他带来的是两听可乐,冰镇过的那种,沁出的水珠沿着易拉罐外壁滴在桌上的玻璃纸面。她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你这想法挺别致啊,大半夜的约姑娘喝可乐?!?br>  “姑娘想反悔?”他笑盈盈望着她,手下动作却不停,嗒嗒两声起开,一罐推给她,“晚了?!?br>  “我可没说?!鼻情航庸衫止嗔肆娇?,窗外的雨不时撇进来,凉意沁人,“这雨什么时候能停?”
      聂小川淡淡接话,“可能明天就停,可能永远不停?!?br>  乔楹捏着罐可乐转身看他,“怎么会永远不停?”
      他眼神清澈,笑意懒散,“我希望它永远不停?!?br>  
      Chapter 7.
      第二日仍有小雨。
      假期将近,岛上的游客也渐渐多了起来,些微小雨并不影响兴致。
      乔楹套着透明雨衣跟在聂小川身后,一手按在过大的兜帽上装模作样问着,“导游我们今天去哪?”
      聂小川甚至没回头看她,“跟上?!?br>  天气不冷不热,连带着她心情好上不少,哼着歌一路避开积水的地面。
      抬头看天时视线里出现一座白色的哥特式尖塔,很纯粹的白色,雪山顶似的,最顶端的十字架格外显眼。走得近了看到中门上镶着梅花型的装饰窗,绕着一圈繁花浮雕。窗楣刻着一串拉丁文“ECCLESLA CATHOLICA”。
      “天主教堂?”
      聂小川点点头,“是这里仅存的一座哥特式天主堂?!?br>  乔楹不再插嘴,一边听着他介绍,一边构图拍照。
      教堂边上还有专程来拍婚纱照的,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看热闹。新娘的裙摆长得需要三五个人拎着,乔楹草草拍了几张照,感慨道,“我小时候经??吹降缡永镌诮烫镁傩械幕槔?,觉得特神圣?!?br>  聂小川勾勾唇角,“很向往?”
      结果她摇了摇头,“不啊,我比较向往中式的?!笨上Ш肷畈幌不?。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乔楹没什么兴趣,决定打道回府。最后看了一眼灰白天空映衬下的塔顶,灵光乍现忽然窜出一个梗,她想得入神,被聂小川攥着手腕拉进怀里的时候半晌没反应过来。
      一个眉目清秀的小姑娘提着个化妆包不住弯腰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br>  “没事儿?!蹦粜〈ㄒ皇诌潘彝?,一手揽在她腰间,语调轻柔同那小姑娘道,“她自己走路不看路,怪不着你?!?br>  乔楹瞪他一眼,什么玩意儿!
      小姑娘一脸歉意地离开,乔楹推推他,他顺从放开揽在她腰上的手,攥着她腕间的手却往下一滑,改成了牵着的姿势。
      乔楹一时没甩开他。
      她只是想到韩译深从来没牵过她的手,他觉得幼稚。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怎么幼稚地谈恋爱。
      
      Chapter 8.
      入住民宿的人也多了起来,聂小川已经没有空闲的时间兼职她的私人导游,于是她改为按照他给的推荐路线自己瞎逛。
      聂小川还是会顺道给她带早餐,有时是特产的小吃。其实那些小吃她自己闲逛时也试过,但好像都不及他给她带的那些地道。
      入夜他会邀请她喝一杯,在她的房间里肆无忌惮地喝可乐吃宵夜,烟火气十足,他看他的诗集,她写她的故事,有话题就闲聊几句,沉默的时候也不觉得枯燥。
      晚饭后骤雨,乔楹和孟兮有一茬没一茬地聊天。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乔楹下床把窗户关上些,“过几天吧?!?br>  “我上个星期问你你就是这么说的?!泵腺夂吆吡缴?,“你怕是被勾了魂儿?!?
      她赤着脚站在床边,关上半边的窗也挡不住雨丝乱溅,“这次是真的?!?br>  “真的被勾了魂?”
      乔楹笑得无奈,“真的过几天就回?!?br>  孟兮又哼唧几句,没再继续说下去,“到了来电话,我去接你?!?br>  乔楹“嗯”一声挂了,在电脑文件夹里找出部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载的老电影,就着手边红茶,也能消磨时间。
      聂小川敲门时她一边吸鼻子一边抹眼泪,心想再不能看这么虐的电影找罪受,随即迅速收拾好情绪后开门。
      他手里还是两罐可乐,见她两眼红红,眉头皱起,“怎么回事?”
      “刚看了部电影,很催泪?!鼻情号庑?,极自然地从他手里取过属于自己的那罐可乐。
      关上门转身,一小束凤凰花被举到跟前,她一愣,“这什么?”
      “凤凰花?!彼硭比凰频慕馐?,“也叫红花楹,乔楹的楹?!?br>  “这点常识我有?!鼻情阂皇狈植磺逅侨险娴幕故窃诓蹇拼蜈?,“我的意思是给我做什么?”
      “生日礼物?!彼嵘?,“或者告别礼物?什么由头都行,只是想送你而已。我这段时间没什么空,你应该也快离开了?!?br>  今天确实是她生日,她也确实快要走了。乔楹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嗫嚅,“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的事可多?!彼W园鸦ú褰郎系娜硖栈ㄆ坷?。
      乔楹心间泛酸,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刚才开门去得急,没按暂停,电影还在播放,背景乐是一段圆舞曲,婉转如同黑夜里流淌的银河。
      聂小川伸手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手交给他,不忘打记预防针,“先说好,我节奏感很差……”
      他好像根本不在意她说了什么,揽紧了她的腰,“踩上来,地面很凉?!?br>  乔楹才发现自己一直赤着脚,她比他矮半个头,踩在他脚上后可以平视他的眼睛,“你不觉得别扭吗?穿成这样跳华尔兹?!?br>  现下两个人的打扮都十分随意,他惯常的白t短裤人字拖,她一身黑色睡裙长发未束随意散着,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正经跳舞的样子。
      “不觉得?!蹦粜〈ㄆ乘谎?,理直气壮。
      大概是离别在即,乔楹面对他时反而坦然许多,笑道,“如果我们早个三五年遇到,我肯定被你迷得七荤八素的,天涯海角都跟你去?!?br>  “嗯,三五年?!彼抟庖宓刂馗戳艘槐?。
      乔楹没再接话,由着他抱了一会儿,他缓缓道,“你说你要比我多想一些事,多考虑一些后果。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一定要比我多想一些事,比我多考虑一些后果?这些事这些后果本来不该由你想由你考虑的?!?br>  她被他绕得有点晕,“你想说什么?”
      聂小川却没打算继续,只是在她眼角轻轻落下一个吻,“以后大概不会再见了?!?br>  
      Chapter 9
      乔楹离岛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
      她已经连着几天没见过聂小川,本以为那晚的一束花一支舞就是最后一面了,出门却见到聂小川在树下的摇椅上小憩,脸上盖着本诗集遮阳,像极她初来那天。
      乔楹提着行李看了好一会儿,没忍住,放轻了动作走近蹲在摇椅边上,盯着他略显凌乱的头发。想要揉一把他的头,伸在半空里的手停了许久最终默默收回来,她凑近一些,声音轻得像是叹息,“再见?!?br>  转身时恰听到“啪”的一声,是诗集掉落地面,她顿了顿,没回头,所以也没看到摇椅上的人清醒得毫无睡意,皱着眉头伸手挡住过于刺目的日光,在无人的小院里轻声道那句重复过数次的,平淡如同日常问候一般的情话,“祝你今天愉快?!?br>  你明天的愉快留着我明天再祝。
      
      聂小川认识乔楹在她这趟旅行之前,具体什么时候,或许三五年前?
      他是个普通的在校大学生,她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名气,在他??吹哪潜驹又旧闲醋ɡ?,或是诗歌赏析或是日常散文,甚至会写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他觉得很有意思,给她写过信,没想到她会回?;匦诺哪谌菀埠苡腥?,仿佛当他是多年好友,写自己的经历见闻、奇奇怪怪的故事还有偶尔的小抱怨。他读着信,竟然会期待见面会是什么样子。
      他早在三五年前认识她,被她迷得七荤八素,天涯海角都想跟她去。
      孟兮是一年前来的鼓浪屿,闲聊时他偶然得知她是乔楹的好友,从她口中零零散散地得到乔楹的近况,所以才有了这场半是预谋半是巧合的邂逅。
      只是他能给她的,实在少得可怜。只有片刻欢愉,和他自以为是的爱情。
      爱情是本能没错,可少了爱情,也不见得就没法过活。
      所以只能祝她今天愉快。
      她以后的愉快留给她的Mr.Right来祝。
      
      Chapter 10.
      乔楹回去后就和韩译深提了分手,韩译深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知道好聚好散。
      他给她的,她一样没留。签售会推掉,杂志社的工作也辞掉,过去和他有关的一切都不要。原来他也并非是她最好的归宿,只是她习惯了,心安理得地接受。
      临别那晚聂小川送她的凤凰花被她夹在书页里,火焰似的的花瓣一天天的干枯,失去原本的光泽与颜色。
      但她后来再也没去过鼓浪屿。
      她把在岛上成型的故事写出来,在网上连载,反响出乎意料的好。有出版社联系她出成书,还安排了后续的签售会。
      “很多人问过我这本书里写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其实真假何必太在意,如果这是一场梦,我希望永远不醒?!?br>  开场两句话,既回应了读者的疑惑又保持了神秘感,孟兮在观众群里充当摄像,心想这妞是越来越上道了,看着摄像机镜头记录的画面,孟兮蓦地愣了一下,她好像看到了熟人?
      因为场地限制,所以来的读者不算多。加上乔楹想着人家大老远的跑来自己就签个名实在不够意思,于是临时决定除了签名可以手写一句话。
      读者见到她大多都很激动,上来就是一顿夸,她十分配合地面带微笑兼以频频点头。要求她手写的话也没什么奇奇怪怪的,多是祝?;蛘呤槔锏脑?。
      签了半个多小时乔楹头都抬不起来,趁着喝水时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
      “要加句什么话吗?”
      又签完一本,乔楹习惯性的追问。
      半晌没回应,看来是不准备加,她正要合上书还回去。
      头顶传来的声音暌违多日。
      “祝你今天愉快?!?br>  
      fin.
      2017.8.30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